[图文] 三十六年再望秦川马迪笛艺赏析会5月28日北京举行


 

马迪,中国著名竹笛演奏家,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,中国音乐家协会竹笛学会副会长,中国音乐家协会排箫艺术研究会副会长,陕西省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会长。
   马迪曾先后在陕西广播民族乐团、陕西省歌舞剧院、西安音乐学院、西安文理学院等单位从事演出及教学;曾获陕西省德艺双馨音乐家称号(政府奖),陕西省民族器乐新作品评奖大赛连续两届一等奖(政府奖);曾在香港、台湾、上海、西安、兰州、太原、云南、四川等地举办竹笛专场音乐会;曾创作演奏过许多原创笛子独奏曲,其代表作‘秦川抒怀’在海内外影响广泛,深入人心;曾出版发行《笛子基础教程》、《箫基础教程》、《竹笛入门教程》、《天韵风雅》、《秦川抒怀》、《秦风古韵》等音像专辑及书刊。
   马迪长期刻苦钻研笛艺,博众家之长,形成了自己鲜明独特的演奏风格;马迪集作曲、演奏、教学于一身,对笛子艺术锲而不舍的追求和精益求精的精神,使他的艺术造诣和才华已臻炉火纯青。凭一管竹笛弘扬民族文化,让世人领略华乐之雅韵是他的毕生追求。
   三十六年后的感怀——马迪
   2001年,应林谷珍先生邀请,我在台北首次亮相,当地一笛子老师找我学“秦川抒怀”,见面就惊呼:哇!这么年轻,我以为你很老很老了(那时的我45岁)。我问:何以见得?她回:因为我很早很早就开始吹你的曲子了,所以就感觉多年后的作者肯定已经很老很老了。我告诉她:我很早很早就写出了这个作品,那时我才24岁,还是在校学生,所以到现在我不可能很老很老……
   “ 秦川抒怀 ”是我1980年在上海音乐学院进修时的处女作。那时没啥娱乐,写东西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,不然太无聊,总不能整天吹笛子吧?记得当时民器系里有四个人喜欢写东西,穆祥来(板胡专业,“深秋叙”的作者)、周维(二胡专业,“葡萄熟了”的作者)、刘星(阮专业,“云南回忆”的作者)、还有我(笛子专业,“秦川抒怀”的作者)。我们都是表演专业学生,创作只是业余爱好而已。记得当时刚写出来“秦川抒怀”,第一次合乐队试奏,还是闫惠昌帮我指挥排练的,大一新生杜聪和董秋明非常喜欢此曲,于是我又花了一个下午时间教会了他们演奏,之后便打道回府了。后来发现董秋明第一个把“秦川抒怀”曲灌入了唱片,伴奏是一件笙。再后来就是杜聪频频出国登台演出此曲,真正起到推广的人应该是之后的陈涛,他用乐队伴奏的“秦”磁带畅销大江南北,影响广泛。那时的我默默无闻,“秦川抒怀”却光芒四射,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作曲家。当我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时,各路诸侯都在台上吹“秦”曲,那时的我只有默默欣赏的资格。所以,“秦川抒怀”之所以能火起来,全凭大家的积极努力推广,否则只是废纸一张。
   秦川抒怀写于36年前,经历了无数演奏家的演绎,才会有今天的完善。我自己也不知道演了多少次数了,但每次的音乐处理都不一样,因为每年人生的阅历都在增长,对生命的感悟也在更新,对乐曲的诠释肯定也就不一样了,艺术贵在创新,老曲子吹出新意是我孜孜不倦的追求。这次上传的“秦川抒怀”,是我三十六年后的最新演奏版本,去年在新加坡演出的实况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它,并多提意见为盼。
   特弹指一挥间,三十六年过去了,借曲感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