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草根“戏痴”:楚、汉、京剧无所不唱


 

  “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。尊一声附马爷细听端的。可记得端午日朝贺天子,在朝中与附马你相过了面皮……”

  每天清晨,65岁的武汉“十大优秀票友”杨瑞葆,都会出现在武汉大学的珞珈山上“吊嗓子”。

  在武汉,杨瑞葆有“戏痴”的绰号。楚剧、汉剧、京剧无所不包,无所不唱。

  杨瑞葆告诉记者,他们一帮戏剧“票友”正在策划一台大戏,“楚剧、汉剧、京剧同台演出,这样才好玩。”

  在黄鹤楼下“汉剧角”里,有一海外归来的老先生开办的家庭戏剧舞台,成了杨瑞葆一帮“票友”演出的舞台。在这里,他们曾进行过一次楚剧京剧的“串演”,让老先生兴奋不已。自从老先生去世后,这种演出就停止了。

  杨瑞葆的“票友”中,最大的80岁,最小的也有50多岁。杨瑞葆是其中的“中青年”,每次演出他都承担起为老票友上妆、卸妆的重任。“老票友行动不便,有时要搀扶着唱。”他说。

  从三、四岁开始,杨瑞葆就被同样是戏剧发烧友的父亲扛着,在武汉民众乐园的戏园子里度过童年和少年时代。

  正是在民众乐园里,他学会了楚剧《杨乃武与小白菜》《白扇记》《打金枝》;汉剧《英雄志》《祭风台》《李密降唐》《宇宙锋》;京剧《四郎探母》《周仁献嫂》《定军山》《打渔杀家》《卧龙吊孝》《赵氏孤儿》《追韩信》等近百个不同剧目。

  “迷戏就是一种病,他每天不吼上几句,浑身都不舒服的。”杨瑞葆65岁的老伴对记者说。

  农历十五,杨瑞葆在亲戚家住了几天,因怕亲戚怨言而不好意思开唱。

  几天后,老伴发现他“整个人都变了样。”杨瑞葆在镜前一看,不禁大吃一惊:满脸菜色,双目陷眶,目光呆滞。

  第二天,他借托回到家旁的武汉大学珞珈山上,扮京剧铜锤花脸包公,吼唱京剧《赵氏孤儿》中的戏词。

  “我魏绛闻此言,如梦方醒……”,连吼一个小时,方才恢复常态。

  这次“遇险”让杨瑞葆再也不敢大意了。“几十年了,从没有中断过唱戏,一天不唱真的会生病。”杨瑞葆笑着说。(完)